下载免费看黄的软件

头像
Written by admin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这种杂牌车还带司机?这司机怎么穿这么随便,不是专职的吧?这位小姐,我和说,不要临时找人充门面,看,一个连着装规则都不知道的司机,不就露馅了?”

夏绫瞠目结舌地看看保安,又看看厉雷。

“他……确实,不太……专业……”她被雷得外焦里嫩,有些艰难地说。

“这不就对了?”年轻保安望着越走越近的厉雷,“说一个人孤零零的过来,连个助理都没有,还瞎整什么司机啊。看看人家李小姐,光助理就有两三个,还有经纪人,化妆师,拎包的小弟……那才叫排场,懂不。”

果然。夏绫在心中默默地想,BOSS,我就知道带哪有带助理薇薇拉风。

“咳。”一旁的另一名保安咳嗽一声,他看上去年纪要大许多,四五十岁的模样。

他用力拽了一下年轻的保安,然后对夏绫赔笑:“不好意思啊小姐,小张是新来的,不会说话,要是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请多多包涵。不过,按照我们的规定,衣冠不整者确实是不能入内的,还要麻烦回去换一身衣服才来。”

年轻保安不服气:“我怎么不会说话了?我说错什么了?寒酸就是寒酸,充什么胖子……”

“什么寒酸?”一个磁性迷人的男声插进来。

她转头,见是厉雷走到了身边。

“小绫,怎么还没进去?”说着,又皱皱眉,“衣服怎么了?”

白嫩露脸清纯甜美萝莉湖边芦苇写真

夏绫简略地把事情说了一遍。

厉雷的脸色有些发沉:“哪个李贝儿?”

夏绫默了,好吧,那种傍金主的外围女果然在他们这些真正的天之骄子眼中是上不了台面的,这不,才多久呢,他就把南山俱乐部的那群莺莺燕燕给忘了。

她才想说什么,年轻的保安已经嗤笑起来:“李贝儿小姐们都不知道?平时不看电影的吧,她是金导一手捧红的年轻新秀,前途无量。”

金导就是这次《战殇》的总导演,大名鼎鼎,高出那天来约试镜的林原沂不知道多少个等级。厉雷平时确实不太看电影,但这并不妨碍他冷笑:“金逸飞活腻了。”

夏绫惊了一下,这位大BOSS想对金导做什么?

她拉拉他的衣袖,小声:“别老动刀动枪的。”他放二毛咬伤过裴子衡,持枪掰断过南笙的手指,夏绫真怕他一个冲动就把金逸飞给害了,那位素未谋面的金导……

真是躺枪。

那年轻的保安听见她的话,嘲笑得更大声:“动刀动枪?原来是个混混啊,这种街头小混混我见得多了,小姐,我奉劝,不要找个混混假装司机,很丢人的知不知道……”

厉雷神色不善地盯着那保安。

别人怎么嘲笑他都无所谓,可是,嘲笑他的小绫就不行!

年老的保安看见厉雷的眼神,心头一跳。他比年轻的保安多吃了几年饭,看人很准,别看眼前这个穿休闲T恤的男人不张不扬的,但他眼神中隐隐蕴含的威势,比很多有权有势有名气的人更让人胆寒。仿佛天生的王者,已经不需要多余的排场和衬托,就能让人臣服。

这是只有从小就养尊处优,被人众星拱月才能养出的气度。

年老保安猜厉雷来头不小,连忙一把捂住年轻保安的嘴,拖到身后。

“对不起啊真对不起,小张是新来的,不懂事,您二位别和他一般见识……对了,这位先生,还没请教您的尊姓大名?”年老保安赔着笑,没有看夏绫,主要是看厉雷。

夏绫不禁感叹,姜还是老的辣,才短短一会功夫,就认出谁才是正主儿。

厉雷理都不理他,直接掏手机:“喂,云锋,我在《战殇》试镜现场,叫们最高负责人出来接。嗯?问我来干什么?我送我家小绫来试镜……对,她就是我的心肝宝贝,终于追到手了,怎么,有意见?……哈哈,好,下次请喝酒。”

又说笑了几句,才把电话挂了。

那年老保安的脸色都变了:“您这是……打的杜董电话?!”

夏绫这时候也想起来了,《战殇》最大的投资方,不是来找她试镜的金鹏传媒,而是业内大名鼎鼎的泛华娱乐。而泛华娱乐的执行董事,好巧不巧正是上次在南山俱乐部见过的杜云锋,是厉雷的铁杆兄弟。

厉雷根本不看保安,只低头对夏绫说话:“等会进去,我让人给找衣服换。以后,记得在我车里备一套,知道么?”

夏绫乖乖点头。

不多时,摄影棚里匆匆走出一个人来,四十来岁,气度不凡,一身高级成衣,连衬衫扣子都是镀金。见到夏绫,他不动声色打量一眼,又不着痕迹地转向厉雷,脸上露出殷切而又得体的微笑来:“这位就是厉先生吧?您好,我是《战殇》的制片人郑德松,事先不知道您今天过来,未曾远迎,实在是失礼,还请您多多包涵。”

夏绫惊叹于这些人的眼色,怎么厉雷都穿这么随便了,他们还能精准地断定出,他比她更尊贵?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她有些不开心地瞪了瞪厉雷,又暗自微笑起来,嗯,有个这么气势不凡的男友,她还是……有些小自豪的。

郑德松说完话,仪态极佳地微微欠身,主动伸出双手来,与厉雷的单手相握。握完,又直起腰,伸出右手对夏绫:“我查过今天的预约试镜名单,这位就是叶小姐吧?幸会。”

夏绫没有伸手,只摊了摊掌心,抱歉地说:“不好意思,我的手是脏的。”

李贝儿的咖啡泼了她一身,到处都是黏糊糊的。

郑德松的脸上露出恰如其分的惊讶来,仿佛这才注意到她一身的狼狈似的:“这是……?”

“遇到疯狗了,”厉雷说,“叫啥来着?李……什么?”

夏绫说:“李贝儿。”

“对,李贝儿。”厉雷声音转冷,“泼了小绫一身咖啡,这两个保安非但不阻止,反倒拦着小绫不让进去。金逸飞现在这么了不起?随便养个阿猫阿狗,就敢欺负我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