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导航页面入口一

头像
Written by admin

☆、o354_问答

劳辛就是曾经差点成了玉和王妃的往生门弟子,当年是筑基,现在元婴巅峰正在冲击化神。

玉简八卦上只是很简单地说他姿色平平,非常普通,不知玉和当年的王为什么会眼抽得看上他。连张照片都没附。

“劳辛嘛……”惠菇长老沉吟了片刻,“他本身其实没什么问题,但他有一件灵器,作用是清心静气。”

大师兄:“这个我知道。据说是他祖上传下来的,到他劳辛这一代才被劳辛激活,从摆设成为具有实战价值的灵器。”

惠菇长老:“这灵器出自玉和。”

大师兄:“玉和当年是想收回这灵器?”

惠菇长老:“不,一开始这灵器就是玉和丢掉不要的。”

大师兄:“所以这灵器有什么问题吗?”

我听着有点累,这问一句答一句的。惠主任,能干脆一点噼里啪啦几段话一次讲完吗?拿出你挖苦人的语来。

惠菇长老:“很显然不是吗,玉和喜欢激烈、**,一个让人清心寡欲的灵器,这没价值啊。传言这灵器原本造出来是想制出禁欲系美人,但造出来后,玉和所有平均线以上的美人都试了,没有人能驾驭它,然后比平均线略低的人也试了,也不行。直到一个貌丑的人试了,并成功成为了这灵器的主人。之后玉和才知道,这灵器认为皮相的美是累赘、是该去除的,它不会臣服于美人,他只服务于与看脸的社会艰苦对抗的坚定之人。”

好,这段话比较长了,继续保持。

小清新美女私房照曝光

大师兄:“可是,劳辛虽然不算是美人,但也称得上清秀,平均线之上应该没问题。”

惠菇长老:“所以咯,这就是玉和想要他的原因。研究清楚为什么不因长相而被歧视的他会得到那灵器的认可,然后他们就能研究出真正的禁欲美人制造灵器了。认主的灵器很难从主人身上拆下来,尤其当主人不配合的时候,于是干脆连人一起留。”

……听起来有点闲的蛋疼啊。

☆、o355_猜测

“接下来是未经证实的我的个人猜测,”惠菇长老说,“第一,当年被从玉和丢弃的,不止是灵器,还有那个貌丑的人,而他或者她就是劳辛的祖辈。第二,那灵器被制造的目的是打造冷美人,虽然出了偏差,但我认为初始设计的特性还在,只是以扭曲了的方式存在着,设计的原目的是将美人改造得禁欲,但实际效果却成了,将禁欲者改造为美人。第三,劳辛现在的容貌是被灵器改造过的,只是因为他被灵器认主的年龄很小,于是这种改造融入了身体的自然成长中,变得不明显。”

大师兄:“第三点有依据吗?”

惠菇长老拿出了一个玉简:“这有一小段劳辛入往生门那年的选拔大会场景,应该是劳辛的那人我标出来了。”

大师兄看过之后顺手将玉简塞给了蹭到他身边的我手上,然后对惠菇长老说:“五官的确有相似之处。”

惠菇长老:“但组合、微调之后,丑小孩就变成了清秀少年,当年劳辛在玉和的影像记录你是看过的,现在他的长相你也知道,明显更美了不少不是吗?”

大师兄:“虽然的确是,但男大十八变越长越好看这种事情也不是没有。毕竟,劳辛的容貌变化是很自然的,也看得出来以前的痕迹。”

惠菇长老:“所以是灵器啊。不过,没错,我没有证据,这一点只是我的猜测。”

我将玉简放回到惠菇长老面前,试探着开口:“合欢宗有一种秘法,可以慢慢调整人的外貌。”

惠菇长老:“没错,我的灵感就是来自那里。玉和跟合欢宗在很多地方是很相似的,但合欢宗更直白也更有底线,而玉和嘛,我有时真奇怪他们是怎么培养出元婴期的,甚至金丹期以他们的风俗都养出来太多了。”

又是这么不屑的态度。

“你别学啊,”惠菇长老拿玉简戳我的额头,“我可以轻视他们,因为我一个人都够把整个玉和秘境弄成末的了,但你可不够资格小看他们,他们要整你还是很容易的。”

是,是,修为低了没话语权,我懂。

惠菇长老刚收回玉简,大师兄的手就按上了我的额头,他还表示奇怪:“一个筑基修士,皮肤怎么能嫩成这样?玉简都能戳红?”

我托着毛球让猫爪挠他——被戳红是我的错吗?玉简不重要,重要的是这玉简被化神修士拿手上戳我。戳红算什么?戳出脑浆来都是一个转念的事情。还有看到我被戳红了你手上还用什么力?一副打算把我额上一点红扩展到整个额头的架势。

☆、o356_考试

在去玉和的当天,大师兄问了我姐两个玉和的常识问题,我姐飞快地答上了,然后找着信心地、期待地等着接下来的题目。

大师兄接着说:“时间差不多了,下山吧。”

持有请帖可以直接被传送进玉和,不过云霞宗懒得为了十个人而开放对外传送功能,也就是现在玉和请帖上的传送力量是被云霞宗的防御阵给屏蔽掉的,所以要使用请帖就只能先走出云霞宗的防御阵。

我姐:“喂喂……说好的常识面考试呢?”

大师兄:“考完了啊。”

我姐:“就两个问题?还是两个在我背书之前就已经知道的真常识问题?玉和是个秘境,玉和崇尚美……你敢不敢问得再没诚意一点?!”

那痛心疾的,就像是为了考试而悬链刺骨背了整本书,结果考试当天老师说“今天开卷考”这种痛苦吧。嗯,也许程度还很不够,应该是“今天开卷考,而且只考五道选择题,每道题选项只有两个,选对三题就算合格”这种程度的痛苦才比较贴切。

大师兄:“你是不是非要我给你逐字逐句掰碎揉烂了讲解一遍你才能理解?”

我姐:“……我就,抱怨一下。你不用理我……”

大师兄:“我是没打算理你。”

我姐:“……”

由于小师叔的高冷和不会也不想带孩子,晏子琪不敢跟在他身边,又因为谢秦魏和元憬黏黏糊糊让人看着就牙疼,再加上其余的不是金丹就是元婴,所以晏子琪只好选择了仅剩的一个筑基期也就是我来跟。

正好,我姐并不时刻跟在我左右,她更乐意跟同为金丹剑修的严瑰和段浙探讨——她才不在乎会不会打扰到别人谈恋爱呢,反正那俩剑修已经进入老夫老妻模式了,也不需要时时刻刻的二人世界,起码严瑰看起来不需要。

☆、o357_态度分数

晏子琪拉了拉我的衣袖,好奇地问:“大师兄为什么只考两个问题啊?”

一边问,一边还不住地去瞧毛球。感觉上好像问的问题有没有得到答案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让她摸摸毛球。说不清楚这是驭兽师对灵兽的爱,还是小女孩对毛绒玩具的着迷。

但毛球不给摸。我不算是个有洁癖的人,但对私有物品绝对不乐意让人随便摆弄,所以我当然是选择回答她的问题:

“因为我姐的学习能力绝无问题,她学不会纯粹是态度问题,不想学而已。所以,只要她态度端正了,那些玉和常识她自然可以完掌握。因此大师兄其实不是在考她具体掌握了多少常识,而是在考她的态度端正到了什么程度。”

晏子琪:“两个问题就可以考出态度分数吗?”萝莉歪头的样子还是很萌的,不过十岁出头其实已经开始步入少女了,而就晏子琪的修炼进度,她筑基时应该不用压也在十五六左右,妥妥的少女,维持不了萝莉状,小师叔还是没同伴的。

——其实我必须承认,小师叔不待见我不仅仅是因为我一和他站在一起就容易引围观,更重要的是我老拿他当典型,笑话典型、黑历史典型、引以为戒典型……偶尔我还当面告诉他我拿他当典型了。他没揍我纯粹是因为我现在还太不经揍,估计等我金丹期之后他就要跟我算总账了。

我对晏子琪解释道:“她一副‘随便问、尽管问、你问什么我都能答出来、问题越多越好’的自信模样,当然就是有好好背书了。”

晏子琪:“万一是装的呢?演技。”

“她要是有那演技,还用得着……”我话说到一半,我姐回头瞪了我一眼。好吧,不吐槽你了,直接总结,“她没那演技。”

☆、o358_看起来挺搭

“二公子和晏师妹相处很融洽啊。”谢秦魏突然感慨,“看起来挺搭的。”

元憬也抿唇笑着点头表示认同。

晏子琪闻言眼神微亮,看看小师叔又看看我,有点期待的样子。

有什么好期待的?我姐可以和桑师姐交换搭档,但肯定不能和小丫头你交换。我们俩一组实力在玉和中垫底,谁保护谁啊?

不好直接用话语刺激小孩子,我只好拿谢秦魏下手,顺便牵连躺枪群众:“这话你跟戚师叔说,让他同意跟我姐搭档。”

小师叔高傲地瞥了我们俩一眼,我姐装聋作哑继续投入地跟严瑰和段浙热烈讨论。

谢秦魏抬手按了下额头,强装无辜:“我的意思是,二公子不妨与晏师妹真展一段感情试试,反正在玉和,交换情侣也是一种经久不衰的流行。另外,四角关系也很常见。所以,实际搭档是谁,并不影响二公子展真正的爱情。初恋是很美好的。”

所以说我为什么要把美好的初恋浪费在一个哭起来很嚎啕的未成年身上?你知不知道你的言很猥琐啊?槽点太多,我就只提一个吧:

“我的性向为男。”虽然我不知道热爱了解感情问题的你怎么会老是忽视这一点,或者说明明知道却还想把我掰直。你看你女朋友元姑娘就明显很懂,所以她从一开始就以对待情敌的警惕在对待我,你不会以为她的那种警惕仅仅是因为我这张脸男女通吃吧?

……好吧,也许也确实有这方面的顾虑。

谢秦魏:“可是,二公子没有恋爱过啊,也许你以为的性向并不准呢?”

“我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我姐煽风点火地说。

我和谢秦魏的对话被其他人当笑话在听了,以至于明明已经到了可以开启请帖传送的地方大师兄却迟迟没有动作。

喂,你们有点前辈的样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