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给个能看的app

头像
Written by admin

() 学生们在看了这个技术贴后,才醒悟过来被人牵着鼻子走了一遭。

没一会乾牧夫的终端就被消息占据了,都是让他解释的。

乾牧夫没想到会有人把这个扒了出来,直接联系了另一头。

“这些漏洞我要怎么解释?当初是你说的肯定没问题,现在这个洞越来越大,我已经补不上了。”乾牧夫想要直接甩锅。

消息石沉大海,另一头没有人回复。

乾牧夫再去查信息的时候,发现根本就没有这个人的任何数据。

他被人阴了。

就算他与学校说是有人指使,可是也没人会信,因为找不到背后之人。

丁点痕迹都没有。

乾牧夫心慌了。

他主动去找了简大师。

将事情的部原委告诉了简大师。

简式洛丽塔清纯少女

就看简大师肯不肯相信了。

乾牧夫对着简大师的态度,与他在帖子里的咄咄逼人完不同。

“简大师,是我鬼迷心窍,有人用终端联系我,说只要把薛繁绘的名声搞臭,你一定会放弃薛繁绘,再收一个弟子,到时候他会为我引荐,我就能成为你的关门弟子,又给了我那份数据,所以我铤而走险。”乾牧夫低着头,一副等待长者批评的模样。

“乾牧夫同学,这件事你不应该来找我,应该去找我的弟子薛繁绘,你最应该道歉的,是被你恶意中伤的人。”

简大师已经知道查不到问题了,他实验室里的数据被人攥改,暂时没有办法找到幕后之人。

但是这也说明了这件事,是人为。

薛繁绘的品性不会做这样自毁前程的事,反而是乾牧夫这个人,功利心太重。

简大师不想再跟一个这样心思多的小辈说什么大道理。

他没那功夫教别人长进,至于乾牧夫的下场,简大师相信学校会作出公正的裁决。

这件事就这样平息了下去。

学校最终除了乾牧夫的学籍,档案上记录了这件事的过程。

乾牧夫很不甘心。

他发誓要找到幕后之人。

同时也为学校的做法感到心寒。

学校竟然愿意放弃他的天赋,他这样难得的后起之秀。

却根本不想一想,自己之前利益熏心答应别人设局做这件事,就已经触犯了做人的底线。

自己心思不正,怎么能说学校责罚过重。如果薛繁绘被坐实抄袭,等待她的,将会是灭顶之灾。

薛繁绘的一生就毁了。

在做这件事之前,联系他的那个人人保证不会出问题,他看过对方的分析后才同意的。

他以为薛繁绘的身份,除了简大师不会再有人帮她,没想到踢了铁板。

离开盖亚的乾牧夫心里恨恨地想:假以时日,他一定会成长为最优秀的器械师,狠狠打这些人的脸。

……

虽然事情算不上水落石出,但是薛繁绘可以喘口气了。

息绣觉得这个人是真的想要把薛繁绘毁掉,而他没想到的地方,可能就在于他们竟然能找到高手,抓到星网里留下的蛛丝马迹翻身。

要不然凭着她们保育院的出身,没背景没靠山,就算简大师愿意相信自己的弟子,也无济于事。

这事一出薛繁绘是铁定会完蛋的。

他们把握十足。

薛繁绘也想不通,自己到底哪里碍着别人了。

如果是因为成为了简大师的关门弟子,所以挡了别人的道,那可以公开挑战竞争呀,联盟又不是不允许。

她这些年大大小小参加了十多次联盟的各种器械比赛,成绩有目共睹。

不服来战。

这是规则,联盟也允许在一定的范围内,进行友好的公开挑战。

输赢不会牵扯到任何利益。

可是乾牧夫这种为了看不见的利益,而故意去诋毁一个人的做法,换做任何人都不可能容忍。

这件事因为结局没有找到幕后之人,引起了学校的重视。

学校把整件事情的经过,整理成数据,将这个案例报送到了中枢智脑,之后的事,会由中枢智脑下达查证命令。

巫京漾一直在跟进幕后之人的行踪,发现这个人,或者这群人,很狡猾,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他们完美地避开了中枢智脑。

连他都没有办法揪住。

巫京漾将这件事彻底放在了心上。

他决定要刨根究底,一定要找出答案。

薛繁绘在事情结束之后,萎靡了一周,息绣见不得她这样子,约了她一起去森林旅馆那边玩耍。

达米安跟着,很担心自己的搭档。

息绣对达米安的好感度蹭蹭上升。

薛繁绘的这个室友也太贴心了,想当初薛繁绘还对他嫌弃得不要不要的,结果出了事,达米安却是最先支持和相信薛繁绘的。

正是所谓的患难见真情。

息绣和阿羡是固定的两人行。

塔拉夏他们也都不约而同地跟在了后面。

三辆悬浮车升上空轨的时候,碰到了也外出的肖文玖。

息绣透过悬浮车的窗户,眯着眼看着这个笑得一脸如沐春风的年轻男性,他还按了喇叭与息绣他们打招呼。

不知为何,肖文玖总给息绣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他的笑是那种皮笑肉不笑,很假。

其他人可能不会去深想他这样笑的用意,但是息绣对他有防备,所以总会往深了想。

薛繁绘看到肖文玖立马又冷了脸,将手握得紧紧地,刚剪过的指甲都能抠进掌心里。

达米安见她这样子也很无奈。

肖文玖是重点怀疑对象,但是,找不到任何证据。

“薛女王,你要忍住,总有一日坏人会露出马脚。”肖文玖可以装,但是一生漫长,他总有装不下去的时候。

而且以后进入联盟器械研究部服役,那里人才济济,最见不得这种下作手段,会有人扒下肖文玖的面具的。

达米安相信,这只是时间问题。

“不要着了他的道,以后见到他,保持从前的样子就行。不要让他知道你对他有怀疑。”

达米安的这一番话,息绣很赞同,所以收回了看向肖文玖的目光。

转而对薛繁绘说:“繁绘,达米安说的很对。不要让他知道你怀疑他,他才能更快露出马脚。”

“嗯。我知道。”薛繁绘深呼吸,调整了自己的心态。

强迫自己像从前一样与肖文玖对望了一眼,经过这件事的薛繁绘成长了很多,她的眼睛里已经看不出情绪。

肖文玖朝薛繁绘微笑,然后点了个头,就开着悬浮车去了西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