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swagger平台

头像
Written by admin

.630shu.co,最快更新江湖枭雄最新章节!

杨东等人赶到综合高中的时候,刚巧赶上学校放学的时间,校门前的学生人头攒动,都在步行或者推着自行车向外走。

杨东看着车外熙熙攘攘的人群,看了一眼李静波:“也看见了,现在外面的情况太乱,我不可能让下车。”

“我明白!”李静波看着外面的人群,也感觉自己来的不是时候,刚要说别的,忽然在人群中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顿时拉开车窗,探头向外面喊了一句:“佳佳!”

“刷!”

车外面,正推着自行车低头走路的女生,听见有人叫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和李静波四目相对后,顿时一愣:“小波哥,怎么在这呢?”

“这不是说话的地方,来,到车上来!”李静波看见杨东微蹙的眉头,对佳佳连连摆手。

“哗啦!”

叫做佳佳的女生犹豫了一下后,还是将自行车停在路边,伸手拉开了面包车的门,坐进了车厢内,但是在看见杨东和黄豆豆身上的绷带之后,明显有些害怕,拘谨的看着几人:“小波哥,这……”

“佳佳,别怕,他们都是我的朋友,没有恶意的。”李静波开口安慰了佳佳一句之后,语气急促的继续道:“薛乐呢,她怎么没跟在一起呢?”

“薛乐,她不是跟一起走了吗?”佳佳听完李静波的回答,睁大眼睛反问了一句。

“什么?!”李静波闻言一愣。

中分长发高冷美女柔弱无骨可人写真

“上次来学校找我,不是让我告诉乐乐,给回电话的么,第二天她回校之后,我就把这件事告诉了她,然后她就给说的那个号码拨了电话,之后就离校了,我问她去哪里,她说要去找,而且从离校之后,直到现在也没有回来。”

“嗡!”

李静波听见这话,头脑中一声轰响,思维瞬间空白。

佳佳把事情说完之后,惴惴不安的看向了李静波:“小波哥,最近这段时间,到底在干什么呀,乐乐走了之后,就彻底失联了,而且警察也来过学校,调查乐乐的情况,还问我们起了的事,当时我们还都以为,乐乐是跟私奔了呢!”

“是说,薛乐从我来的第二天,就离开了学校,再也没回来,是吗?”李静波嘴角抽搐,声音颤抖的问道。

“小波哥,乐乐真的没跟在一起吗?”佳佳看见李静波的样子,眼圈泛红,两颗泪珠顺着脸颊开始淌落:“她已经这么久没回学校了,该不会出了什么事吧?”

“嘭!”

李静波听完佳佳的回话,一头撞在了车的内壁上,额头被安带卡子划了一道伤口,开始哗哗淌血,身体也开始遏制不住的抖动:“艹妈!我艹妈!”

“小波哥,怎么了!”佳佳明显被李静波的举止吓懵了。

“这没的事了,先走吧!”杨东看见李静波的状态,轻轻拍了一下佳佳的胳膊,轻声开口:“记住,今天李静波来找的事,不许向任何人提起,记住了吗?”

“可是乐乐她……”佳佳一脸焦急。

“放心,我们会把薛乐找回来的。”杨东安慰了佳佳一句:“记住我刚才跟说的话,否则就是在害薛乐,明白吗!”

“放心,我不会说的!”佳佳听完杨东的话,点了点头,随后看着满脸是血,无声抽噎的李静波:“小波哥,如果找到乐乐,一定要通知我一声!”

“哗啦!”

不等李静波回话,刘悦直接关上了车门,随后张傲将车启动,迅速离开了学校方向。

车内。

杨东转身,看着满脸血液和泪水混合,并且双目呆滞无神的李静波:“说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超!是李超!”李超咬着牙,脖子上青筋暴起,牙齿咬的咯吱直响:“我跟他分开之前,约定好了让我女朋友送钱过去,为了怕他找不到我,我就把电话留给了他,佳佳既然说薛乐是打过电话之后离开的,还说了去找我,一定是落在了李超手里!李超!我他妈艹血妈!已经杀了我奶奶!为什么连薛乐都不放过!”

“能不能记住对象的社交账号,陌陌、微信、QQ,什么都可以!”杨东听完李静波的话,短暂思考后,开口问了一句。

“什么意思?”李静波闻言,猛然抬头。

“李静波当初杀奶奶,是因为他骗钱之后,被奶奶看出了破绽,不得已才杀人灭口的,奶奶不好骗,但是女朋友应该斗不过李超,所以李超想骗她,会很容易,以他的处境,在骗钱之后,没有多杀一人的理由,所以的女朋友,应该还跟他在一起。”

“是说,薛乐还活着?”李静波心中燃起了一丝希望。

“李超不会杀她,但是她的下场应该也很惨。”杨东并没有顾及李静波的情绪,直言不讳的开口道:“以李超现在的情况来看,他带一个女孩在身边,风险很大,所以一定是为了钱,而他又是干夜场出身的,不出意外的话,的女朋友眼下只有两条路,第一,他被李超卖给了某个鸡头,第二,她被李超拖下水,做了小姐。”

“咯吱!”

李静波听完杨东的话,宛若雷击一般的呆愣在了座位上,不自觉地咬紧了牙关。

“李超应该清楚,从他跑路的那一天开始,这条路就是没有尽头的,他没有正规身份,自然就没办法赚钱,但是他又比正常人更需要钱,按照他现在的处境,应该会更倾向于控制住女朋友,作为一个能够持续性给他赚钱的工具。”杨东说话间,把手机递给了李静波:“尽量回忆一下女朋友的社交账号,然后创建新的号码给她留言,也许还有一线希望。”

……

自从李静波得知自己的女友薛乐也被李超带走之后,整个人就宛若痴呆一般,每天抱着手机,等待着薛乐回复消息,而杨东一时之间,也没办法找到李超的下落,所以只能等待,还有园林处那边,他也会每天打发刘悦、张傲和黄豆豆轮番去象征性的询问,几天下来,不管是三合的人,还是园林处的人,仿佛都习惯了这种流程,刘悦他们每天到了园林处,就坐在休息大厅,瞪着眼珠子盯着工作人员傻瞅,那些工作人员也低头工作,然把他们当成了空气。

事情至此,已经再次陷入僵局,虽然罗汉的案子让杨东忧心忡忡,可是却无能为力,只能盼着行政拘留十五日的林天驰,能早日释放,替自己分担一些忧愁,既然事情暂时无法解决,杨东索性就静下心来,开始安心养伤。

市局方面因为王新明的案子,几次准备对杨东进行传唤,但是都被孙建勋以杨东重伤未愈为由,给一次次的挡了回去。

万昌夜总会那边,刘宝龙在事情不明朗的情况下,也不敢妄动,每天龟缩在万昌足不出户,静静蛰伏着,准备给予杨东致命一击。

……

不知不觉间,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天。

金Z区,忆江南足疗店门外。

“汪!汪汪”

街道旁边,一直秃了毛的流浪狗看着足疗店门前,被扔在街边的一个鸡腿,几番试探之后,一瘸一拐的走到近前,低头嗅了嗅,淌下了口水。

“泚!”

就在野狗刚要叼起鸡腿的时候,一股淡黄色的液体,在夕阳余晖的映射下,顺着足疗店内喷射而出。

“嗷!”

野狗感受到身上的湿漉,本能的一声哀嚎,随即转身要跑。

“嗖!”

李超手持呲水枪,将一股汽油喷在野狗身上之后,直接把手中的一个煤油火机扔了出去。

“蹭!”

野狗身上的汽油见火之后,火苗子瞬间升腾而起,野狗一声凄厉的哀嚎,瞬间窜出去了老远,很快消失在了街道尽头。

“嘿嘿!”

看见野狗狼狈不堪,疯狂逃窜的模样,李超闻着空气中的焦糊味道,站在门口,露出了一个病态的笑容,最近这些天,这只野狗已经被李超快要折磨疯了,而李超仿佛也只有在折磨这条狗的时候,心头巨大的压力,才能稍微缓和几分。

“哎呀我艹,我发现是真他妈有病!说都这么大个人了,闲着没事,总去祸害一只狗干个JB啥呢!”李超的鸡头朋友看见这一幕之后,皱着眉骂了一句。

“艹妈!骂谁呢?!”李超听见朋友的话,转身,目露凶光的喝问了一句。

“我他妈懒得搭理,这是昨天的钱,给放这了!”朋友看见李超宛若精神病人一般的目光,莫名有些害怕,把手里的钱往桌上一扔,转身就走。

“妈了个B的,再敢跟我嘚瑟,我早晚弄死!”李超看着朋友的背影嘀咕了一句之后,往手指吐了口唾沫,开始数钱。

“咣当!”

就在李超数钱的时候,店里的一个房间打开房门,随后脸色苍白的薛乐从房间内走了出来,站在了李超身边:“超哥……”

“找我有事啊?”李超用余光瞄了一眼薛乐,继续数钱。

“没什么事,我就是想问说说,我今天实在太累了,身体也不舒服,我能休息一天么。”薛乐面容憔悴的询问道。

“乐乐,还想不想救小波了?”李超闻言,抬头看着薛乐,很认真的问了一句。

薛乐见李超提起李静波,眼神中闪过了一抹妥协的情绪:“超哥,都这么多天过去了,小波还是没有消息吗?”

“我不是说了吗,钱还不够呢,等小波有消息,我会通知的!”李超不耐烦的挥了下手:“以后这些事别问我,只负责安心赚钱就完事了!”

“哦。”

薛乐看见李超厌恶的神情,微微点头,转身回到了阴暗的房间内,最近这些天以来,薛乐过的简直就不是人的生活,每天根本没有人跟她交流,除了一日三餐,以及有限的睡眠时间,她像个机器一般,几乎天都在接客,过度的性.行为,已经让她的下体剧痛难忍,连走路都困难。

……

与此同时,蓝色火焰网咖门前。

“嗡嗡!”

一台越野车沿路边停滞后,车上的四个青年推门下车,聚拢在了一起,都抿着衣怀向网咖内走去。

“咣当!”

四人进门后,带头青年搁着吧台,看了一眼里面的人:“就是大眼睛?”

“们找我有事啊,哥们?”大眼睛搁着吧台,看着吧台后面凶神恶煞的四个人,顿时皱眉。

“出来一下,问点事!”

“啥事在这说不行吗?”

“哥们,能走吗?”一个青年听完大眼睛的话,直接迈步进了吧台,将一把匕首抵在了大眼睛的侧肋。

……

十分钟后,网咖边的小巷内。

“大哥!我求们了,别打了!”大眼睛鼻青脸肿的躺在地上,嘴角淌着哈喇子的哀求了一句。

“不想挨揍,就给我好好想,我究竟怎么才能找到李超。”带头青年冷眼质问道。

“我真不知道李超在哪。”大眼睛眼圈泛着泪花,苍白的解释道。

“思路不对吧?”

“我没撒谎,真的!”

“换个地方,让他好好想想!”带头青年话音落,率先转身,其余人对着大眼睛肚子掏了两拳之后,直接将他拖出了巷子,塞进了越野车的后备箱内。

……

另外一边,忆江南足疗店。

薛乐回到房间之后,抱着膝盖蜷缩在床头,默然流下了两行清泪,这个还不满十九岁的姑娘,真的想家了。

“咣当!”

随着房门再次被人打开,一个大腹便便的客人走进了房间内,看向薛乐的眼神满是贪婪。

数分钟后,客人看着身躯脚下的薛乐,志得意满的提上了裤子。

“叔叔,我的电话停机了,能把的手机借我登陆一下微信,交点话费吗?”薛乐看着中年放在枕边的手机,忽然开口说了一句,薛乐一直认为,她在这里赚钱,是为了救李静波,所以并没有离开的想法,之所以想登陆一下微信,只是想知道,自己这么多天没回家,家人会不会着急。

“行啊,用呗!”中年听见薛乐的话,转身坐在床上,伸手摸向了薛乐的胸脯,打算继续揩点油。

“谢谢!”薛乐感激的点了下头,拿起手机,很快登陆了自己的微信。

“叮咚!”

“叮咚!”

“……!”

薛乐这边刚刚登陆微信,未读消息便接二连三的响起,除此之外,好友申请竟然高达数十条之多,而备注消息无一例外,部都只有三个字:

李静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