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软件。直播。

头像
Written by admin

还有两天要开学了,张伟批发市场里偶尔跑跑,那边生意还在缓慢上涨,暂时急不来,批发生意得靠时间积累客户,现在一天能批发出去一百吨左右已经很好了。

清晨。

阳光明媚,张伟来到了面馆里,今天的生意一样的火爆,似乎在众人口口相传之下,他们面馆一下子成了香馍馍,不仅昂贵的价格没把人吓倒,相反许多人趋之若鹜。

和众人打了招呼,张伟坐在了柜台前,程琳正在写着票,现在不像后世有收银机能出票,只能手写了以后交给厨房。

两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从门外走了进来,其中穿绿色棉袄的男人介绍道:“小松,就是这家面馆,昨天我来这吃了一碗焖肉面,好吃啊!”

戴眼镜的小松疑惑道:“真有你说的那么好吃?”

“我还会骗你不成?”绿色棉袄男人道。

两人说话间已经来到了柜台旁边,小松看了看价格表吓了一跳,“你们家面价格也太贵了吧?最便宜的都要五块钱?”

张伟赶忙站了起来,“叔叔,我们家面可是经过特别制作的,你看。”他指了指厨房,“手工的手擀面,还有特别熬制的鸡汤做汤料,你再看浇头,也是现炒的,吃一碗面值不值?”

小松仔细看了一会,一拍大腿道:“还真是!给我来一碗红烧牛肉面,再来二两生煎包。”

绿棉袄男人道:“今天我不吃面了,来份红烧肉饭!”

“大清早你不怕油腻啊?”小松。

清新妹子自由放飞心情

“你不懂,昨天听旁边桌说特符合我们魔都人口味,弄得我嘴馋了!”绿棉袄男人又转头对着张伟道:“小朋友,记住了没?红烧牛肉面,二两生煎包和一份红烧肉饭。”

“记住了。”张伟笑容满面,转头对着母亲道:“妈,写票。”本来一般面馆早上没饭只有面,但张伟考虑到有些人不喜欢吃面,就安排了早上也有特色饭。

“好的。”程琳趴桌子上刷刷的写了起来,一会后拿着旁边的红印章按了一下,递过去道:“诚惠,二十二块。”

小松暗暗乍舌,奢侈啊,要两个人天天来这像这样吃顿早饭,岂不是得消费一个魔都人月平均工资?

张伟笑眯眯的看着他们,定价这么贵面对的群体又不是普通老百姓,而是附近小区的白领、个体户等等相对而言有钱的人,开始他也没想到生意这么好,可是事实证明,现在这个年代里有钱人并不少,至少在他们小区附近的几个小区里有钱人并不少,毕竟这里属于高档住宅区域。

绿棉袄男人很阔气的拿出皮夹,从里面抽出一张五十块。

张伟连忙找了钱。

一会后,客人越来越多,甚至就连张伟都开始写票,太忙了,他低着头半个多小时没抬过了。

这时,一个略微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哟,这不是小伟吗?这家面馆你们家开的啊?”

张伟刚刚写完一张票递给了母亲,抬头一看,居然是周副秘,不,现在应该叫周副区长了!在他旁边还站着个颇具威严的五十来岁男子,双眼炯炯有神!

“周叔叔!”张伟欣喜道,本来还说去拜年的,结果这两天忙着面馆的事忘记了,没想到小周摸到面馆来吃面了!

程琳也赶紧抬起头,笑容可掬道:“周哥好。”

小周哈哈笑了一声,“不用这么麻烦,给我和常区长各来碗面,清淡点。”说着他还对张伟咋了眨眼睛。

张伟马上会意,眼前这个五十来岁的男子应该是魔东新区的区长了,位高权重的大佬啊!他连忙从柜台里面跑了出来,道:“周叔叔,常伯伯,我带你们坐里面去,那里干净。”

常区长没说话,点点头。

小周边有边埋怨道:“小伟啊,你是不是忘了你周叔叔了?我现在就住你们隔壁楼,你也不来给我拜年。”其实在面馆开张第一天他就知道是张伟家开的,原因是门口那辆奥迪车,去年过年前吃年夜饭的时候他碰到了张伟和程琳,知道这辆稀有的A4是张伟家的,正巧昨天区里讨论某个项目,他第一时间想到了张伟家,于是,早上约了区长出来用早餐。

张伟讪讪一笑,还别说,真忘记了,但嘴上不能这样说,于是,他笑嘻嘻道:“怎么可能?周叔叔,本来我准备今天过来拜门的,谁知道你自己找上门来了!”

“就你会说好听话!”小周笑骂了一句。

说话间,张伟已经带着两人来到了里面桌边,主动给常区长拉了椅子,“常伯伯请坐。”

常区长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摸了摸张伟的头,“你这孩子懂事!”

张伟憨笑了一下,“你们坐着等一会,我去厨房给你们催一下。”说着转身朝着厨房跑去。

两人坐了下来,常区长道:“建明同志,你和这家人很熟悉?”

小周把公文包往桌上一放,看了看厨房的张伟,压低声音道:“我老领导家的亲戚!”

“你是说杨主席家亲戚?”常区长动容了,朝着厨房看了看张伟,又朝着柜台看了看程琳,也压低了声音:“真的假的?”

“真的,我还和主席去他家吃过饭。”小周说着指了指他们小区的位置,道:“就我住的那个小区。”

常区长脸上露出一丝耐人寻味的表情,轻声道:“他家别不是仗着杨主席关系搞非法的事情吧?不然怎么住得起这么高档的小区?”

小周哈哈大笑,摇摇手道:“不存在不存在,他们家只是租的房子而已。”

原来这样,常区长点点头,正准备转移话题,小周又爆料道:“当然,并不是说他们家买不起这么好的房子,门口那辆奥迪看见了没?也是他们家的!”

常区长大吃一惊,“他家这么有钱?”在他看来,一家面馆怎么可能赚这么多钱?

小周也没有隐瞒,看了看厨房,又回过头道:“不瞒你说,他们家确实有钱,自从我来到魔东新区够打探了一番,才知道他们家生意做的有多大!”他打探张伟家底细是为了照顾张伟家,可是打听到以后却哑然无语了,人家生意都做这么大了,还怎么照顾?

“哦?”常区长来了兴趣,“说说看。”

小周不急不缓,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张魔都日报翻了翻,递了过去,指着上面的广告道:“你看看这个广告。”

常区长接过报纸看了一眼,道:“这不是去年年底那会引起整个魔都轰动的张楚粮油……”说到这里他反应过来了,惊讶道:“你是说,这个张楚粮油公司是他们家的?”

“没错!”小周一脸笑容,“不仅这个张楚粮油是他家的,他家还在湾区做大米批发”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意味深长道:”根据我打探的消息,似乎每个月都有好几十万进账呢!”

常区长眼前一亮,现在魔东新区正处于高速发展中,他正缺有人投资,如果按照小周说的那样一个月赚几十万,是不是可以拉张伟家投资个几百万?

正在这时,张伟带着人端着面走了上来。

面放下后,张伟道:“周叔,常伯伯,你们慢用。”说着转身准备走开。

常区长马上叫住了他,“小朋友,来,到伯伯旁边来坐。”

张伟有些疑惑不解,但区长叫他过去做总不能不给面子,跑过去坐了下来露出笑容。

小周已经吃上了面,似乎眼前的事和他没什么关系。

常区长柔声道:“小朋友,你爸呢?”

张伟一怔,怎么又是这个问题?他只好硬着头皮实话实说,“我爸吃官司去了!”

“嗯?”常区长脸色微变。

小周抬起头来,道:“他爸吃官司这件事说来挺唏嘘的……”他细细的把当初湾区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常区长听完后脸色一松,摸了摸张伟的头,“哎,苦命的孩子啊!”

“还好,吃得好住得好。”张伟自我打趣道。

“呵呵,有趣。”常区长笑了笑,问道:“现在你家生意都你妈负责?”

怎么问自家生意状况了?张伟有些迷糊,含糊道:“嗯,是这样的。”

谁知,小周跑出来拆台了,“你可别听他,我都听人说了,他们家生意现都这小子在掌控!”

张伟纳闷了,今天小周怎么拆自己台?可是看过去发现小周在眨眼睛,马上明白有好事!

常区长表面上风轻云淡,可是内心却震惊了起来,这么小的一个人掌控每月几十万收入的生意?太恐怖了吧?随即一想也没那么震惊了,这两年报纸上神童频出,见怪不怪了!

常区长沉吟了一会,没有立刻说出内心的想法,他还需要派人暗地里了解一下张伟家的真实情况,但是笑容非常柔和道:“小朋友,你叫什么?我看着怪喜欢的。”

“我叫张伟。”

“张伟?”常区长点点头算是记了下来,从怀里掏出纸和笔写了个电话号码,递给了张伟,道:“以后有什么事可以打电话我,不过我事先说明,不能是违法乱纪的事。”

张伟大喜,常区长的意思在职权范围里可以助一臂之力,意外之喜啊,没想到开个面馆居然认识了这样的大佬,他连忙感谢道:“谢谢常伯伯!”

常区长笑吟吟道:“叫什么常伯伯,多见外?叫伯伯!”

张伟大喜,虽然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但还是立刻道:“伯伯。”

常区长和小周哈哈大笑。

张伟站在一旁笑容满面,内心却在庆幸,这面馆没有白开,不管赚不赚钱,结识到常区长就已经非常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