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约app下载

头像
Written by admin

冰凉刺骨的勒拿河航道上,一条锈迹斑斑的货船顶着连成线的暴雨艰难的顺溜而下。

被雨滴砸的劈啪作响的船舱里,大伊万何天雷兄弟俩各自抱着个铁皮水桶动不动就吐上两口。

他们俩都没想到,平时碧波荡漾的勒拿河竟然也有如此狂暴而恐怖的一面,狂风、浪头、上跳的鲑鱼以及足以挡住视线的暴雨肆意的展露出这条大河无情的一面。

此时船舱里唯一还神色如常的除了从小在江边长大的石泉之外只有那位浑身散发着酒精味儿的中年男人。

鉴于“上一任”船长的复杂来历,这次兄弟三个谨慎了不少,和新船长仅有的交流也只有出发、停船等等。

而这位船长除了开船的时候偶尔掏出酒壶灌上一口之外并不喜欢主动交流,甚至已经在勒拿河上跑了两天,兄弟三个也仅仅只知道这位船长名叫罗迪恩。

“尤里,咱们必须停船找地方躲一下了,勒拿河涨水的速度太快,再这样下去一旦看不清河道咱们很容易托底。”

罗迪恩船长用力拍了拍驾驶台上的导航,“而且这个破烂儿现在根本收不到信号,我没办法看到航道。”

“罗迪恩船长,再坚持一公里就到目的地了,我们在那扎营躲一躲这场暴雨。”

“你刚刚也是这么说的!”

话是这么说,但罗迪恩船长还是缓缓加大油门,借着水流顶着暴雨继续坚持,直到隐约看到几乎被上涨的河水完淹没的码头,他这才赶紧关掉发动机。

货船借着最后的惯性准确的停靠在了岸边废弃依旧的水泥码头,石泉顺着窗子往外扫了一眼,这里没有森林,更没有聚集区,目光所及的河岸上是大大小小的碎石以及一条废弃已久的碎石路。

气质女神深秋户外写真

趁着罗迪恩船长抛锚系缆的功夫,石泉先把一脸生无可恋的冰糖塞进胸前的桶包,最后再背上背包和步枪。

“我打头,雷子你带着船长压后。”

石泉喊了一嗓子,第一个驾驶着越野摩托开上了码头。大伊万排在第二,何天雷则带着船长赶紧跟上。

三台越野摩托沿着荒草丛生的碎石路往陆地深处开了至少半个小时,一行四人总算看到了那栋早已废弃不知道多久的钢筋混凝土大楼。

这栋楼总共四层,所有的重量靠数十根粗大的水泥承重柱悬空在地面半米之上。而在楼前早已开裂的水泥平台上还散乱的停放着几台不同型号的卡车和油罐车。

没时间详细参观,众人沿着残旧的楼梯找到被生锈的铁链锁死的大门,罗迪恩船长主动上前用撬棍别开了几乎锈烂的锁头。

推开包着铁皮的大门,楼内楼外仿佛两个世界。

泛黄的墙壁上至今仍挂着苏联时代的宣传标语,楼道走廊里散乱的堆放着各式落满灰尘的木制家具。得益于超过地面半米的高度以及仍在良好运作的排水系统,即便外面下着冰凉的瓢泼大雨,楼里也依旧干燥而温暖。

“去楼上吧,一楼太危险了。”

罗迪恩船长用脚尖踢开地面上早已干燥的粪便,做出了肯定的判断:“这是狼的粪便,上面还带着动物的毛发。看来这里并不比船里安多少。”

“至少不用担心被洪水冲到雅库茨克去不是吗?”石泉笑着采纳了船长的建议,带头沿着楼梯爬上了二楼。

“这里有个废弃的会议室,今晚咱们就在这儿炸营吧。”

石泉在各个房间搜索了一圈,终于选中了一个挂着斯大林同志头像的会议室——这是二楼唯一一个窗户还都在的房间。

让依旧头晕恶心的兄弟俩在椅子上坐下,石泉关上门打开桶包让同样已经湿透的冰糖恢复了自由,随后马不停蹄的和罗迪恩船长合力搬走摆成一排的木头桌椅。

等清理出足够大的空间之后,石泉举起一只木头狠狠椅子的砸在了同样材质的桌子上。

“哗啦”一声,苟且偷生了20多年的桌椅在一片蒸腾的尘土中双双化作大大小小的碎片。

此时何天雷和大伊万已经脱掉了身上湿透的衣服赶过来帮忙,至于罗迪恩船长则捡了些木头碎片堆在搜集来的搪瓷水果盘上用打火机小心翼翼的点燃。

等火势加大,石泉将收集来的燃料一点点的加进篝火里。少量的浓烟顺着窗口的缝隙飘到室外,新鲜的空气则从另一面窗子里快速涌入。

直到火势彻底稳定下来不再冒烟,石泉这才有站起身,“你们先把衣服烤干,我去其他房间再搜刮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用的上的。”

“注意安,这种楼里很可能是很多野生动物的巢穴。”罗迪恩船长好心的嘱咐道。

“放心,我很快就回来。”

石泉说这话的同时,已经脱掉了被雨水打湿的衣服换好了背包里提前准备的俄军迷彩。重新将腰包系紧,他这才拎着手枪离开了会议室。

这里不止是个废弃的油田驻地,同时他还是地图视野里那枚白色箭头所标识的位置。

沿着楼梯爬上三楼,石泉按照地图视野的引导站在了一座上锁的办公室门前。

“咚!”

一声响彻楼的巨响过后,石泉迈步越过被自己一脚踹开的木制房门。

这座办公室里大部分家具都在,包括门口的衣帽架、办公桌对面的咖啡桌以及散乱的堆在桌子上的老式绿色灯罩台灯等等依旧保持着最后一位使用这间办公室的工作人员离开前的样子。

而地图视野里那枚白色箭头就悬停在眼前这张办公桌之上。

“这种地方能有什么宝贝?”

石泉低声嘀咕了一句,熟练的用撬棍别开上锁的抽屉。

这抽屉里散乱的堆着各种早已泛黄的纸质资料,将资料丢到一边,他总算找到了白色箭头标识的东西,这是一个只有新华字典大小的塑料皮相册。

在石泉的手拿起相册的瞬间,地图视野里的白色箭头悄然消失化作蒸腾的雾气。轻轻翻开相册,这里面装的竟然是一枚枚印刷精美的长条形邮票。

“阿尤·达格、瓦列里安·乌里瓦耶夫、西伯利亚”

石泉对照着邮票上的小字挨个看去,这厚厚的一本集邮册里收集的邮票竟然都是苏联时代赫赫有名的科考船和破冰船!

“竟然连列宁号都有?”

石泉是注意力停在一张淡紫色的邮票上,这枚邮票上印刷的是苏联第一艘核动力破冰船,直到今天这艘都还以博物馆的身份停在摩尔曼斯克的港口,甚至于如果有需要,这艘50年代下水的核动力破冰船随时都能出航!

“当年多潮的收藏品啊。”

石泉摇头叹息,随着现在通讯和快递运输业务越来越发达,信件应用的范围越来越小,甚至连集邮的人都很难找到了。

简单的翻阅了一遍相册,石泉发现这本相册第一部分都是苏联时代的破冰船。

第二部分则都是包括列宁、斯大林、宇航员尤里加加林等在内的各种人物主题的邮票。

而第三部分,则都是各种战争纪念邮票,他甚至在里面找到了斯摩棱斯克战役纪念邮票。

翻到集邮册的最后几页,剩下的这些都是各种武器和飞机等等题材的邮票。

“也不知道这些邮票值不值钱,不过就算再怎么便宜想收集这么多可不容易。”

石泉心满意足的合上集邮册,掏出密封袋将其仔细装好塞进了腰包的夹层。

继续把剩下的几个抽屉翻了翻,除了各种早已过期没有任何价值的资料之外,他只找到了半盒似乎还能用的托卡列夫手枪弹。

不过没关系,这还仅仅只是一个办公室而已。这样的办公室仅仅三层就有二十多个!

这种有意思的寻宝游戏可不能独享,石泉转身回到二楼喊上了何天雷和大伊万。

听完石泉的描述,刚刚还头昏眼花的兄弟俩立刻满血复活,各自拎着佩枪跑上了三楼。

一番近乎扫荡似的的搜寻过后,兄弟三个各自拎着满满的一包战利品爬上了四层。

这栋楼的顶层有一半是宿舍,四分之一是公共浴室和卫生间,最后的四分之一则是包含了台球和健身房在内的娱乐设施。

钻进健身房关上房门,兄弟三个将各自的背包打开把所有的收获都倒在了一起。

大伊万从怀里掏出一本用报纸仔细包裹的黑皮书籍简单解释道,“我这里找到的最值钱的是这本1935年版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这个版本的非常稀有,它的作者尼古拉·奥斯特洛夫斯基是在1936年的年底去世的,换句话说这本书是作者还活着的时候印刷的。”

“算你运气好。”

石泉得意的掏出装进密封袋的集邮册,“这是我发现的一本集邮册。”

大伊万闻言接过来仔细的翻阅了一遍,不在意的说道,“这里面有一大部分并不值钱,发行量太多了,它们唯一的优点就是印刷还算精美,剩下的那些邮票里只有那些1940年以前发行的还算比较珍贵,但现在玩邮票的人越来越少了,这种东西不太好卖。”

“不好卖我就留着收藏呗”

石泉重新将集邮册装回腰包,“雷子,你发现什么了?”

“我现在认识的俄语不多。”

何天雷从兜里摸出一只脏兮兮腕表说道,“我在一件大衣的衣服兜里发现了这个。”

大伊万接过手表看了两眼,不假思索的说道,“雅科夫的运气不错,这是车里雅宾斯克钟表厂生产的金钻牌手表。从做工就能看出来这绝对是早起产品,后期生产的金钻表做工很差。”

“后期比早期差?”

大伊万点点头,解释道,“这在其他手表品牌上也许很难见到,但在苏联这是再正常不过了。早期的生产设备很多都是从德国搬回来的,后来随着吃透工艺,奉行实用的苏联可不太在乎齿轮是不是要多次抛光,反正民用表,能用就行。”

“这活儿可够糙的”

石泉接过大伊万递过来的手表仔细打量了一番正要说点儿什么,却听楼下突然传来“砰”的一声枪响!